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報社主辦
搜索
公告: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我們整裝出發! 法制日報社《法人》雜志總編輯致讀者

盛大的潰敗 動蕩5年 如何重生

◎ 文 《法人》特約撰稿 謝孟卿 全媒體記者 王茜 整理

博爾赫斯說過,世界是由聲音、畫面以及回憶構成的……他們可以打開一個特定的空間。2000年到2004年,盛大公司就像拿到了一枚時空的鑰匙,精準地搭建了一個迷離恍惚、霓虹閃爍的場景,帶著網民穿梭進入了未來時空。

2019年3月31日,“盛大游戲”宣布更名為“盛趣游戲“,一字之差,印證了盛大傳奇時代的結束。對于如今進入VR游戲時代的年輕人而言,盛大本身就像“時代之謎”。回憶過往,那個時代是如何闖入我們的生活,又是如何退出舞臺。

傳奇盛大 獨霸江湖

1993年,畢業于上海復旦大學經濟系的陳天橋追隨兒時的理想,進入了上海著名國有企業陸家嘴集團。不過,工作幾年后,陳天橋意興闌珊,辭職的原因被陳天橋后來總結為“公務員機制和自我價值觀有所沖突”。

1999年11月,26歲的陳天橋與妻子雒芊芊 、胞弟陳大年共同籌集50萬啟動資金,成立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大”),開啟了互聯網的創業之路。

2001年,28歲的陳天橋選擇“豪賭”,傾盡所有擲出30萬美金,拿下韓國ACTOZ公司在線網游《熱血傳奇》(以下簡稱《傳奇》)的代理權,正式進軍在線游戲市場。

起初,這款游戲的經營主要依靠點卡收費。后來,陳天橋不顧眾人反對,做出了一意孤行的決定:由點卡模式變更為游戲免費。免費游戲的模式在2001年的中國網游業絕無僅有,后來事實證明,這是一套相對成熟且持久的商業形態,至今仍被多數廠商所采用。陳天橋堅信道具收費才是網絡游戲的未來,后來游戲經營收入果然出現強力反彈。

2001年9月,《傳奇》上線,憑借“簡單粗暴”的游戲特性和“容易上手”的操作特點,僅用了兩個月的時間,這款網游的在線人數便突破了40萬。隨后創造了多項紀錄:上線一個月就實現盈利,當年突破百萬人在線,游戲人數累計超過五千萬。到2003年,盛大的收入達到了6.33億元,凈利潤接近收入一半。

從成立以來,盛大先后推出了《熱血傳奇》 《傳奇世界》 《泡泡堂》《龍之谷》《最終幻想14》等70多款精品游戲,注冊用戶超過21億,在中國網游的市場份額躍居68%。

可以說,《傳奇》就是盛大公司的聚寶盆和印鈔機,在當時家庭個人計算機尚未全民普及的年代,占領著中國大大小小的網吧,盛大游戲的締造者陳天橋“一夜封神”,全國網吧老板們都尊稱他為“橋哥”,頗有萬人空巷之勢。

2004年5月,盛大在美國納斯達克股票市場成功上市。從2001年創建到2004年的上市,盛大僅用了三年時間。那一年,31歲的陳天橋以88億身家問鼎中國首富,成為帶給人無限希望的“勵志偶像”。

但是,《傳奇》帶來豐厚利潤的同時,也引發了一些社會事件:一名《傳奇》玩家因丟失裝備沖入陳天橋的辦公室,指著他的鼻子大罵;同樣原因,另一位玩家企圖在盛大總部自焚(未遂);還有人玩《傳奇》玩到心臟病發作身亡。

于是,盛大游戲開始被批評。有網友認為,《傳奇》是青少年網絡成癮的禍首之一,過于接地氣和傳奇親民的場景設計,也被譏諷為“民工玩具”。《人民日報》更是在頭版點名批評盛大,直斥網絡游戲成為青少年的電子鴉片。陳天橋對此不置可否,多次在公開場合回應“《傳奇》不是個好游戲,但盛大是個好公司”。從2004年開始,盛大開啟了品牌轉型之路。

品牌轉型 意識超前

2004年,盛大在游戲行業中達到巔峰,幾乎望不到競爭對手。陳天橋曾在一次采訪中說“盛大當下唯一的敵人,是5年前的盛大”。 沒有對手,年輕氣盛的陳天橋有些“浮躁”。 他多次傳遞出一個信號,游戲不是“正道”,娛樂才是。為此,陳天橋設計了一個更加宏大的發展藍圖,他要打造“中國網絡的迪士尼”, 推出中國領先概念的圖形化網絡虛擬社區游戲“網絡硅谷”。

從2005年開始,盛大進軍家庭數字娛樂,提出了虛擬播控平臺概念的“盛大盒子計劃”,耗資4.5億美元。當時,陳天橋的想法是把家庭電視升級為網絡終端,將互聯網內容搬上電視,實現個人電腦、手機、電視機的互聯互通,整合PC、電視、手機、電影、音樂、游戲、廣告、預付費和電子商務等九大業務于一身,圍繞“家庭互動娛樂”這一主題構建自己的生態系統。毫無疑問,“盛大盒子”比如今的“小米盒子”、“天貓魔盒”提前了整整10年。

據說,有段時間,在盛大每個辦公室的入口都會貼著CEO陳天橋寫的一篇《論轉型的實質》,在這篇文章中,他認為盛大轉型的實質是內容和服務的轉型。盛大要從一個單一的大型`游戲供應商變成一個集成大型游戲、休閑游戲、電影、音樂以及其他互動內容的綜合供應商。但是當時的問題是,“盒子”里的內容嚴重匱乏。為了補足這個短板,盛大開始布局娛樂帝國。那幾年,在公司集團化運營和資本化運作之下,陳天橋兵分三路,瘋狂出擊,一邊為游戲業務持續輸血,一邊在其他領域招兵買馬、攻城略地。

2008年7月,“盛大文學”成立。收購了包括起點中文網、紅袖添香網、小說閱讀網、榕樹下、言情小說吧、瀟湘書院六大原創文學網站以及天方聽書網、悅讀網、晉江文學城(50%股權)。 同時,還與“華文天下”、“中智博文”和“聚石文華” 達成深度合作。

當時,簽約了包括韓寒、于丹、安意如、蔡康永等在內的多位當代作家。出版了包括《鬼吹燈》《誅仙》等名噪一時的作品,更是捧紅了唐家三少、天蠶土豆等網絡作家。

鼎盛時期,“盛大文學”一度占據整個網絡原創文學市場72%的份額,成為中國互聯網文學當之無愧的“扛把子”。另外,“盛大文學”還率先成立了云中書城,專門負責網絡文學的對外經營銷售,且自主研發了中國第一款電子書閱讀器—錦書Bambook。這意味著,陳天橋的“中國網絡迪士尼”版圖中的文學板塊基本搭建成型。

2008年,“盛大游戲”“盛大創新院”分別成立。“盛大游戲”并購了游戲對戰平臺浩方(游戲平臺)和邊鋒(頁游)、Actoz Soft(游戲內容),收購當時領先的視頻播放網站酷六網,與湖南衛視合資成立華影盛視,在市場上左突右擊,合縱連橫;同年,“盛大創新院”以高出業內兩倍的薪資招攬人才,先后開發了盛大網盤、萬能鑰匙等一系列產品,同時孵化出了云計算創新院、語音創新院、搜索創新院、多媒體創新院四個機構,成為助力盛大發展的重要引擎。盛大的收購大潮之下,互聯網江湖甚至留下“名師大將莫自牢,千兵萬馬避天橋”。

2009年,盛大游戲被拆分在納斯達克獨立上市,總市值14.8億美元,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游戲公司。

首次折戟 內亂初現

盛大公司由盛轉衰的戰役,始于收購“新浪”計劃的失敗。

2005年2月,盛大率先宣布,通過一致行動人已經購買了新浪接近20%的股票。新浪隨即發表聲明表示不歡迎盛大入主新浪。緊跟著,新浪使出殺手锏“毒丸計劃”, 以“殺敵一千自傷八百”的決心大量低價增發新股,迫使盛大放棄控股新浪的計劃。這一案例成為首例遵循美國法律進行并購的中國案例,也是盛大公司在資本市場的第一次折戟。

而此時,盛大內亂初現端倪。

由于經營理念不和,起點中文網的創始團隊和盛大派來的職業經理人產生矛盾,起點中文網吳文輝創始團隊轉投騰訊;曾經排名第一的視頻分享網站酷6網被盛大收購后,也因經營矛盾原運營團隊出走,退出了頭部視頻網站的競爭。

另一個影響盛大走向的是承載盛大光榮與夢想的“盛大盒子計劃”。這個項目于2005年開始執行。但是,由于當時中國家庭寬帶速度緩慢,還沒有走出2G時代,盒子的制造成本居高不下且內容相對匱乏。當時,“盛大盒子”的單個售價超過五千元,在無錫試點銷售的時候,第一個月僅僅售出20臺。

2006年初,盛大公布的2005年第四季度財報顯示凈虧損5.389億元,與以往約2億元的季度凈利潤形成強烈反差,破釜沉舟并沒有換來成功。雪上加霜的是,2006年,廣電總局叫停了市面上所有的準IPTV項目。這“一紙禁令”成為壓倒“盛大盒子計劃”的最后一根稻草,盛大回天之力,計劃擱淺。2006年4月,這個項目戛然而止,

有人說,樂視和小米要干的事,陳天橋在2003年就開始籌劃了,比其他人超前了十幾年。甚至比美國的Apple TV提前了一年半。只可惜,生不逢時。事后有人評價道,在寬帶尚未普及的日子里,陳天橋的理念太過超前,家庭娛樂的想法與市場現狀嚴重脫節。陳天橋后來曾對這些創業失敗的歷程做過一個總結——“世界上沒有做錯的事情,永遠是時間錯誤”。

隨后的2012年,成立三年多的“盛大創新院”迎來最大一次調整,部分項目被關停,員工被變相裁員,整體編制被劃入“盛大無線”。這個“看上去很美”的項目草草收場,也再次預示了盛大由盛轉衰。

動蕩5年 如何重生

并購新浪失敗,創始團隊出走,夢想被禁令扼殺,盛極一時的盛大開始逐步瓦解。2011年,盛大業務進行重大調整,正式從美國退市;2012年,邊鋒和浩方游戲平臺以35億元的價格被出售給浙報傳媒;2014年,早已名存實亡的盛大創新院宣告正式解散;同年,盛大網絡出售盛大游戲所有股份,而陳天橋也辭去了盛大游戲的所有職務,從此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2015年,已經是騰訊文學負責人的吳文輝主導了對盛大文學板塊的合并,成立閱文集團。從招致麾下到反目出走,再到轉身收購,吳文輝完成了一個完美的逆襲。相反,隨著《魔獸世界》《夢幻西游》《地下城與勇士》 《跑跑卡丁車》等游戲風靡,人們不再迷戀《傳奇》中的打打殺殺,盛大游戲開始走向衰落。

失去冠軍寶座位居次席,盛大游戲的前景還算光明。可惜好景不長,中概股在美股市場遭遇寒流,盛大決定退市回歸A股。但是,回A這條路太難了。自2014年宣布私有化并籌備回A起,盛大游戲先后經歷了7次易主,各方財團涌入,深陷股權亂局之中。水深火熱中的盛大游戲,開始遭遇高管離職,其業績跌入谷底。

2015年上半年,其營收為14.46億元,同比下滑26.1%,凈利潤僅為3.266億元,同比下滑50.5%。最終,做汽車零配件起家的世紀華通與盛大游戲成功“聯姻”,但后者已元氣大傷。

2017年,散落在全國各地的盛大離職員工組織了一場主題為“激昂斗志,不負盛年”的“盛斗士大會”。許久沒有露面的陳天橋從澳大利亞通過視頻與現場進行交流。視頻中的陳天橋兩鬢斑白,他表示“雖然盛大的創新業務不在,盛大的運營業務不在,但是陳天橋還在,盛大還在,自己和盛大愿意把資源、把資金投給離開盛大繼續奮斗的盛斗士們,幫助他們創業”。言語間頗多感慨,臉龐上寫滿悲欣交集。當掌聲響起的時候,一切關于過往的光榮與夢想,燦爛與輝煌,都將融匯于我們的記憶深處。

2014年,盛大游戲從納斯達克退市,開始尋求A股上市。2017年8月,世紀華通通過三次收購合計直接間接持有盛大游戲100%股權,到了 2019年2月,世紀華通以298億元重組盛大游戲案過會,后者登陸A股。

在2019年,盛大游戲更名為盛趣游戲的首次品牌戰略發布會上,如今盛大游戲的董事長王佶坦言,“平時大家談到盛趣游戲,其實更多談到的是輝煌歷史。但我們如何超越過去?可否破繭成蝶?我和所有員工都誠惶誠恐”。

如今,經歷重組、改名、登A后,盛趣游戲是否正在褪去盛大的基因,這家網絡游戲的老兵,還能續寫新的“傳奇”嗎?(美編 劉曉瑩 責編 王茜 )(文中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資料)

編輯:張凱華

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分分彩 辽宁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福彩欢乐生肖怎么玩 今天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二分彩 快乐十分开奖今天 澳洲幸运10推荐 湖北11选5遗漏数据 68期生肖特码资料 江苏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