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報社主辦
搜索
公告: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我們整裝出發! 法制日報社《法人》雜志總編輯致讀者
首頁 > 輿情培訓 > 正文

甜蜜素驚擾酒鬼酒

◎ 文 《法人》全媒體記者 伍洲奇

2019年12月20日,紅星新聞等媒體報道了酒鬼酒經銷商實名舉報酒鬼酒產品存在違法添加甜蜜素的問題,《新京報》等媒體隨后跟進報道。酒鬼酒方面則回應稱,從未添加甜蜜素,并稱經銷商石磊的舉報是因與公司訴爭及不正當利益引發而起。

在經銷商石磊與酒鬼酒公司之間的訴訟中,法院并沒有對涉案的酒鬼酒進行甜蜜素的檢驗。更重要的是,湖南省市場監管局回應舉報人稱,不會抽檢酒鬼酒舉報者的庫存酒,舉報人可與湘西州市場監管局聯系處理。隨后,湘西州市場監管局表示對石磊的投訴不予受理,此舉引發輿論一片嘩然。

媒體報道次日,酒鬼酒的股價一字跌停。持續的媒體報道,給酒鬼酒造成了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酒鬼酒品牌受到重創。

輿情發展態勢

2019年12月18日下午,作為酒鬼酒54度500ml老酒的全國總經銷,來今雨軒公司向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市場監督管理局實名舉報,稱其代理經銷的一批酒鬼酒產品發現存在添加甜蜜素的問題,該舉報暫時沒有媒體報道。

輿情走勢折線圖

2019年12月20日,紅星新聞等媒體報道:湖南監管部門已受理石磊的實名舉報。12月20日晚,酒鬼酒總經理董順鋼通過媒體回應稱,酒鬼酒是對老百姓健康負責的企業,上述報道引發了147家以上媒體網站予以轉載。

2019年12月21日至24日,《新京報》以《酒鬼酒甜蜜素疑云:老酒帶入還是人為添加?》為題,跟蹤報道酒鬼酒涉嫌添加甜蜜素問題,界面新聞等一眾媒體也參與跟蹤報道,并翻出了酒鬼酒涉塑化劑的舊賬。酒鬼酒則回應稱從未添加甜蜜素,并稱石磊舉報因與公司訴爭及不正當利益而起。上述報道引發了大量媒體網站轉載,12月21日,約有374家媒體網站進行轉載;12月22日,約有364家媒體網站進行轉載;12月23日,約有521家媒體網站進行轉載;12月24日,約有271家媒體網站進行轉載。

2019年12月25日、26日,《新京報》等媒體先后報道,針對酒鬼酒訴訟中法院未對酒鬼酒進行甜蜜素檢測的質疑,湖南省市場監管局回應稱,不會抽檢酒鬼酒舉報者的庫存酒,舉報人可與湘西州市場監管局聯系處理,輿論一片嘩然。12月25日,約有240家媒體網站進行轉載;12月26日,約有375家媒體網站進行轉載。

2020年1月1日,《證券時報》等媒體報道稱,石磊對記者表示,湘西州市場監管局此前對自己的投訴不予受理,有60天申請復議時間,決定近期暫不申請復議,將先與相關部門進行溝通,此舉引發超過520家媒體網站進行轉載,隨后輿情態勢逐漸低微,但至此輿情已給酒鬼酒品牌造成巨大傷害。

網民觀點分析

對于媒體報道經銷商石磊舉報酒鬼酒涉嫌添加甜蜜素一事,網民發表了不同觀點,筆者抽樣300條網友觀點進行統計,發現主要觀點集中于批判酒鬼酒(47%)、國家部門應當積極主動介入(41%)、事不關己(8%)、力挺酒鬼酒(2%)以及其他觀點(2%)。

抽樣觀點比例構成(抽樣300條)

抽樣觀點1:批判酒鬼酒(47%)

網民“白樺呀”:屢教不改的問題公司,害人不淺,趕緊和獐子島一起退市!

網民“我在海邊”:上次是塑化劑,這次是甜蜜素,還添加了什么?

網民“地球村維持會會長”:建議給酒鬼酒頒發社會責任明星企業獎,惡心。

網民“阿蓮醫師”:酒里有甜蜜素,酒鬼酒:不是我加的。那就是喝酒的人加的了??

網民“傳統老思想”:廠家,商家你們做些良心的往嘴吃的東西吧!不要坑害善良國人吧!!現在醫院這病那病這癌那癌還少么?快收手吧……

抽樣觀點2:國家部門應當積極主動介入調查(41%)

網民“棋落難悔”:國家質監部門在看戲?為什么不介入?

網民“麥穗波波富”:官方洗地真的很惡劣。

網民“東方小人物”:這件事情很蹊蹺,我相信酒鬼酒公司沒有任何動機在白酒當中添加甜蜜素,建議向公安部門報案偵查。

網民“任民名義”:奇葩!法院:酒沒有問題為何支持退貨,既然支持退貨為何不支持賠償?市場監管局:作為食品安全監督部門竟然對問題食品舉報不予受理,理由居然是法院已對舉報產品做出了民事判決,你是法盲嗎?承擔了民事責任就能免除其應當承擔的行政責任和刑事責任嗎?故意的吧!求真相。

網民“阿棘的美酒”:地方政府強制平息此事,別搞的跟鴻茅一樣,令人反感。

抽樣觀點3:事不關己(8%)

網民“雨人大叔man”:反正我是不喝,也不買他的股票。

抽樣觀點4:力挺酒鬼酒(2%)

網民“邁克爾老徐”:2012年之前甜蜜素添加并不違法,它這個是陳酒,2012年之前的。

主流媒體觀點

2019年前三季度,酒鬼酒凈利潤為1.84億元,同比增長14.27%。有業內人士表示,此次酒鬼酒“甜蜜素事件”的發酵,很有可能破壞酒企銷售節奏和信譽口碑。一般來說,白酒廠商與經銷商之間的經濟糾紛、訴訟官司,只是常見的商業合作問題。但這起“甜蜜素事件”已經超出了普通的商業糾紛范疇,而是一個關涉食品安全、關涉整個社會的公共利益的大問題。真相究竟如何?孰是孰非?一系列相關問題還有待監管部門進一步調查檢測,相信會給公眾一個滿意的答案。

——《經濟日報》

拒不檢測,卻又不準銷售,湖南及湘西州市場監管部門如此處置,令人難以理解。如果監管部門認為這批酒沒有問題,那就痛痛快快放行,使之成為民眾雙節餐桌上的美酒;如果有疑惑、不確定,或者也傾向于認為這批酒有問題,那為什么不趕緊檢測?這樣把事情擱置起來的“冷處理”做法,看似高明,實則愚蠢,并不可取。只做“封存”而不給任何結論,處置太簡單化,是一種行政不作為。既然當事人已經實名舉報,已經提供了涉案線索,監管部門對此就應該有一個明確說法。這批酒鬼酒到底有沒有添加國家明文禁止的甜蜜素,不能不聞不問,更不能“封存”了事。

——《法治周末》

舉報人石磊是不是還有后手?或者還有其他我們不知道的和酒鬼酒的協議或者其他利益糾紛呢?據傳石磊身份不一般,甚至還有酒鬼酒瓶型的所有權,那么背后可能還有更多故事,我們吃瓜群眾靜靜看著事態發展就好。對股價、對白酒行業,近期肯定會有點波動。至少在市場情緒上,一定會有影響。對整體行業,大酒廠一般不會用甜蜜素來調制,所以估計沒有大影響,但是也會鞭策他們對食品安全更加用心。對于食品行業,食品安全這個雷一爆,就是滅頂之災。

——新浪財經

破解酒鬼酒添加甜蜜素疑云,不能任由酒鬼酒與舉報人雙方打口水戰,關鍵是市場監管部門依法履職,及時出手,一錘定音。各地市場監管部門要對酒鬼酒進行抽檢,讓廣大消費者看一看酒鬼酒里到底是否添加過甜蜜素,這也是還酒鬼酒清白和為酒鬼酒正名的唯一方法。如果酒鬼酒被抽檢出甜蜜素,那么市場監管部門、公安機關就要亮劍,依法下架召回已經上市的含有甜蜜素的酒鬼酒,并依法對酒鬼酒公司進行處罰。

——《南國早報)

輿情處置建議

酒鬼酒又鬧“鬼”了:曾經的金字招牌,前番陷入塑化劑風波,此番陷入甜蜜素危機。

縱觀新聞報道,不難發現其中端倪。首先是舉報人也是經銷商石磊,與酒鬼酒公司打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打官司的時候,石磊單方面進行了酒質檢測,發現酒鬼酒含有禁止添加的甜蜜素,但并沒有馬上舉報。雖然是單方面檢測,但是可以判定其中的事實,舉報人基本上是不敢誣告的,從行政司法部門對此事的處理態度可以看出,從舉報人與酒鬼酒公司的實力對比不難發現。

問題來了,既然有違規添加,為什么不能妥善處理?畢竟查出來有問題的產品,只是其中的一個批次,賠償和銷毀的成本,與目前品牌傷害所帶來的損失,顯然不可同日而語。但酒鬼酒公司表現出來的態度似乎一直是強勢而惜字如金,對舉報人如此,對媒體記者也是如此。

當然,酒鬼酒應該向公眾澄清一些網民的疑問:2012年生產這個批次的酒時,有沒有禁止添加甜蜜素?甜蜜素在多少食品中可以添加?白酒禁止添加僅僅是因為不宜影響口感,甜蜜素只是影響口感而微量添加并不對人體造成傷害等等,這些意見或許能為酒鬼酒挽回一些顏面。

但遺憾的是,很多媒體記者聯系酒鬼酒的董秘也好、總經理也好,基本上很難得到正面回應。媒體的一個公開的秘密是,這么大一個輿情事件,報道的準備肯定是做好了的,既然被舉報方采取抵制的方式進行處理,那么大篇幅的報道空間就留給了舉報方。這對于酒鬼酒的品牌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積極面對媒體,這應當是互聯網時代酒鬼酒公司應當保持的起碼姿態,之前如此,以后也應當如此。(責編 王茜 美編 劉曉瑩)

編輯:姚瑤

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一直牛配资 今日股票推荐网黄岩中学徐秉龙陈瑞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因素 宁夏股票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论坛x贝得来 第一配资 日本股票指数走势图 新能源龙头股票 高手只炒一只股票19年钒价2019年为何大跌 51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