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報社主辦
搜索
公告: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我們整裝出發! 法制日報社《法人》雜志總編輯致讀者
首頁 > 律政天地 > 正文

已領取約定的補償金又反悔法院能否支持勞動者的訴求

經濟補償金如何支付、按何種標準支付以及勞資雙方能否就勞動者離職時的經濟補償金進行協商、協議效力如何,是審判實踐中遇到較多的問題,也是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在解除勞動關系時,需要處理的主要矛盾。本文通過一起“勞資雙方協議支付經濟補償金后,勞動者反悔訴請經濟賠償金”的案例,對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在解除勞動關系時能否約定支付經濟補償金、如何約定以避免訴訟風險作出分析。

基本案情

張某于2007年3月1日與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簽訂勞動合同,合同期限至2014年8月15日。2012年4月20日,張某與酒家簽訂書面解除勞動關系協議,約定:酒家一次性補償張某人民幣15249.19元,張某在確認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按協議履行相應義務后,同時確認其已足額支付張某工作期間的所有勞動報酬,包括加班費;張某不再就雙方勞動關系的解除、勞動報酬的支付,或其他事宜向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主張任何權利和要求任何補償,雙方均確認補償已支付完畢。張某離職前基本工資1600元,另有各種津貼及獎金。

張某離職后向當地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提出申請,要求裁決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支付勞動合同未到期解約的兩倍經濟補償金。2012年8月1日,當地仲裁委駁回張某的仲裁請求。張某不服,向人民法院起訴,并在庭審中表示該協議是在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脅迫下簽訂的,請求法院判令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50000元。

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審理后認為:關于支付經濟補償金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十條規定,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就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辦理相關手續、支付工資報酬、加班費、經濟補償或者賠償金等達成的協議,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且不存在欺詐、脅迫或者乘人之危情形的,應當認定有效。本案中,張某與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簽訂了解除勞動關系協議,約定了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向張某一次性支付補償款15249.19元。同時約定在履行付款義務后,張某確認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已足額支付了張某在酒家服務期間的所有勞動報酬,且不再就雙方勞動關系的解除、勞動報酬的支付,或其他事宜向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主張任何權利和要求任何補償。張某雖表示該協議是在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脅迫下簽訂的,但是未提供證據證明,且該協議書也不存在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及顯失公平的情形,因此該協議書有效。雙方均確認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已按協議書約定實際履行,故對于張某要求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50000元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判后,張某不服判決,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稱:解除勞動關系協議書的內容并非其真實意思表示,事實上是公司主動提出辭退自己,并強迫其簽訂上述協議。

二審法院審理后認為:依照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因張某并未提供證據證實廣州市某海鮮火鍋酒家在雙方簽訂協議書時對其采取了威脅、強迫的行為,故張某主張該協議無效的上訴理由缺乏事實依據,二審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意見

本案涉及用人單位及勞動者在解除勞動合同時均比較關心的問題:1.經濟補償金是否可以以協商方式約定?2.經濟補償金的計算標準與計算方法?3.雙方約定經濟補償金數額并已支付完畢后,勞動者一方反悔,法院是否支持?

針對第一個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十條已就協商解除勞動關系的相關問題作出規定,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就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辦理相關手續、支付工資報酬、加班費、經濟補償或者賠償金等達成的協議,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且不存在欺詐、脅迫或者乘人之危情形的,應當認定有效。該規定從法律層面上確認勞資雙方可以協商變更支付經濟補償數額。因此,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均應先了解經濟補償金的適用范圍與計算方法,明確自己能支付或接受的經濟補償范圍,充分談判協商,維護己方合法權益。

針對第二個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關于經濟補償金的相關規定,計算標準和方法如下。1.折算方法:按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的年限,每滿一年支付一個月工資的標準,六個月以上不滿一年的,按一年計算;不滿六個月的,支付半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2.平均工資計算方法:以上提到的“工資”是指勞動者在勞動合同解除或者終止前十二個月的平均工資,“工資”是勞動者的應得工資,一般包括:計時工資、計件工資、獎金、加班工資等。標準工時用人模式的,即為勞動者每月的應發工資。工作不滿12個月的,按照實際工作的月數計算平均工資。3.年限計算方法:單位跟勞動者協商一致,由單位解除勞動關系的,按照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年限計算。勞動合同期滿終止的,用人單位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金的年限,從2008年1月1日起計算。4.勞動者月工資高于用人單位所在直轄市、設區的市級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區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三倍的,向其支付經濟補償的標準按職工月平均工資三倍的數額支付,向其支付經濟補償的年限最高不超過十二年。

針對第三個問題。勞動者與用人單位達成協議,約定支付補償金數額后,又以己方被脅迫、被蒙騙等事由訴至法院,要求用人單位支付經濟補償金的情況時有發生,此時,協議是否有效?法院能否支持勞動者的訴求?一般從以下兩方面考慮:

第一,該協議是否在欺詐、脅迫的情形下簽訂。在庭審中,很多勞動者以簽訂協議時受到脅迫為由解釋為何與用人單位達成協議后又反悔,大部分缺乏證據支撐。依據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因此,除非有充分的證據證明勞動者被脅迫,否則法院一般不會采納上述意見。

在履行勞動合同的過程中,由于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存在管理和被管理的人身依附關系,個別用人單位以限制人身自由、降低待遇、改變工作地點等相要挾逼迫勞動者解除勞動關系的情況,此時,法院會根據用人單位限制勞動者人身自由、降低待遇、改變工作地點有無合同依據,或工作性質需要,或其他合理的解釋等因素進行綜合判斷。

第二,該協議內容是否顯失公平。1.數額是否顯失公平。若解除合同協議書約定的經濟補償標準高于或等于國家規定標準,此時勞動者反悔訴至法院要求更高補償金時,法院審查后一般不會支持。若約定數額與法定相差很大,則會考察勞動者是否獲得了補償金外的益處,綜合判斷約定經濟補償金數額是否顯失公平。2.勞資雙方信息獲取是否基本對等。鑒于許多勞動者在庭審時提出自己對勞動合同法等法律法規所知甚少,并不了解經濟補償金的計算標準與具體計算方法,導致被用人單位蒙騙簽訂協議。此時,法院會綜合考察勞動者的文化程度、用人單位是否有告知行為、協議書中是否有明確的法律法規規定等情況,判斷勞動者在訂立協議時是否已知有關經濟補償金的法律規定。若勞動者明知協議所約定的補償金額與法定標準有出入仍自愿同意簽訂協議的,應視為勞動者對自己權利的自行處分,勞動者按協議領取經濟補償金后反悔的,其請求將得不到法院支持。

相關建議

在大多數勞資雙方簽訂解除勞動關系的書面協議時,資方往往占據談判的優勢地位,在談判中過于注重保護己方權益而在文本表述上采用一些不必要的表述,或在對勞動者權益補償上故意采取模糊不清的表述,或在補償勞動者時對補償款項的名稱過于計較等。如加上“勞動者自愿放棄……權利(權益)”等,或僅寫補償數額,未明確計算依據,或明明支付的經濟補償金,卻寫上“人道主義補償”“獎勵”等。實際上,這些表述大多時候是畫蛇添足,甚至導致協議解釋分歧而產生履行后的爭議。因此,用人單位在擬定解除勞動關系的協議時,應盡量使用與法律規定相一致的術語,在已經就法律規定的勞動者所應得利益達成一致的情形下,沒有必要再添加要求勞動者放棄相關權益的語詞。此外,對協商支付勞動者的款項列明計算依據也更有助于減少爭議,降低訴訟風險。(責編 何睿 美編 趙佳)

白晶

廣東省廣州市荔灣區人民法院員額法官。撰寫案例多篇,分別被廣州市總工會選編,《2014案例要覽》(國家級)、《2017年度全國案例選編》(國家級)等刊載;合寫論文(主作者)獲第十二屆中國法學家論壇征文獎一等獎,并發表于《中國應用法學》及《法庭》。

張詩韻

廣東省廣州市荔灣區人民法院法官助理。參與研究課題《網絡海外代購中消費者之訴權保障研究》,刊登于《法制論壇》,獲2013年廣東省法院學術研討會優秀獎、廣州市法院學術研討會三等獎。

編輯:張凱華

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炫多配资 产业基金配资 投资人的股权分配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新闻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贝格富配资 九鼎配资 k线猎手配资 萬赢在线配资 鼎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