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報社主辦
搜索
公告: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我們整裝出發! 法制日報社《法人》雜志總編輯致讀者
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機器詩人”的版權該歸誰?

“機器詩人”的版權該歸誰?人工智能直面法律難題

◎ 文 《法人》全媒體記者 伍洲奇

2020年1月3日凌晨,一位身份極其特殊的人物——伊朗“圣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喋血伊拉克首都機場,同時喪命的還有數名隨行和接機人員,攻擊他們的是來自美國的無人機。

如果說遙控無人機還算不上完全的人工智能,那么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舉辦的特定常規武器公約大會上演示的“Slaughterbots 殺戮無人機”,早已完全具備技術生產條件,其無需遙控且殺人能力令人驚悚。

好在,著名科幻小說家艾薩克·阿西莫夫早在1942年就提出“不得傷害人類”的原則。不過,技術始終是一把雙刃劍,在給人類帶來便利和好處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給人類帶來創傷的可能。

那么,技術領先的人工智能又如何面對滯后的法律規范?

誰是“小智”

有趣的是,正當人們在討論如何制定法律限制人工智能以保護人類時,人工智能正在代替法律工作人員在從事輔助性法律工作。

2019年12月24日,在浙江杭州下城區人民法院進行了這樣一場庭審:原、被告雙方出現在法庭內的屏幕中隔空“較量”,智能機器做著證據分析,還向原、被告自動提問,庭審完畢后,立即生成了一份判決書,主持庭審的法官當庭宣判。

這場非同尋常的民間借貸糾紛案庭審,從開庭到結案僅用了28分鐘。這是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聯合浙江大學、阿里巴巴等研發的人工智能審判系統,它的名字叫“小智”。

阿里達摩院算法專家張雅婷介紹說,“小智”背后的整個智能審判系統,運用到文本生成技術 + TTS(文本轉化為語音技術)、ASR技術(語音轉化為文字)、OCR + NLP分類技術、NLP抽取技術 + 邏輯推理等等,不同的技術最終又要通過技術融合組成一個可以模擬法官審判邏輯的系統。

2015年到2018年,人工智能產業平均復合增長率達到54.6%,2018年,中國人工智能產業市場規模達到415.5億元。隨著產業規模的擴大,人工智能領域融資進度也在不斷加快。

根據投中研究院與崇期資本聯合發布的《2019中國人工智能產業投融資白皮書》顯示,中國人工智能領域的總體融資規模從2015年的458億人民幣增長至2018年的1189億人民幣,增長超過兩倍。

產業迅速發展的同時,人工智能機器人已經逐步具有一定程度的自我意識和自我表達能力,甚至可以與人類進行一定的情感交流。機器人本身還能夠形成自學能力,對既有的信息進行分析和研究,從而提供司法警示和建議。甚至有人認為,機器人未來可以直接當法官。

此刻,人們需要思考的法律問題是:“小智”們是誰?帶來巨大財富的人工智能,又是否具備法律上的主體資格?現有的權利主體、程序法治、用工制度、保險制度、績效考核等一系列法律制度,該如何應對人工智能的挑戰。

誰的產權

“樹影壓在秋天的報紙上,中間隔著一片夢幻的海洋,我凝視著一池湖水的天空……”這首唯美的現代詩,被收錄進原創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該詩集由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美國國家工程院外籍院士沈向洋博士作序推薦。

人們難以想象,《陽光失了玻璃窗》竟然是人類歷史上第一部完全由人工智能創作的詩集,詩集的作者是人工智能的代表性“人物”——微軟小冰。

鮮為人知的是,微軟還讓小冰在天涯、豆瓣、簡書等平臺,用27個筆名發表自己的詩歌,不過并沒有被人“識破”,讀者們還不知道“駱夢”“風的指尖”“一荷”“微笑的白”這些筆名背后的詩人,其實并非人類。

與微軟形影相隨的是,百度也已經研發出可以創作詩歌的機器人,那么問題來了,這些人工智能創作作品的著作權,究竟歸屬于誰?是歸屬于機器人軟件的發明者?還是機器人的所有權人?還是賦予機器人一定程度的法律主體地位從而由其自身享有相關權利?人工智能的發展將引發知識產權和更多產權背后的爭議。

人工智能機器人要通過一定的程序進行“深度學習”“深度思維”,在這個過程中有可能收集、儲存大量的他人已享有著作權的信息,這就有可能構成非法復制他人的作品,從而構成對他人著作權的侵害。但構成侵害知識產權的情形下,究竟應當由誰承擔責任,這又是另一個問題。

至此,人工智能的發展對數據的法律保護提出了新的挑戰:一方面,人工智能及其系統能夠正常運作,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海量的數據為支撐的,在利用人工智能時如何規范數據的收集、儲存、利用行為,避免數據的泄露和濫用,并確保國家數據的安全,是亟須解決的重大現實問題;另一方面,人工智能的應用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其背后的一套算法,如何有效規范這一算法及其結果的運用,避免侵害他人權利,也需要法律制度予以應對。

誰來擔責

用法律制度來應對人工智能,還是應對人工智能的設計者?這首先就是一個問題。

2016年11月16日至21日,第十八屆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在深圳舉辦,該交易會主要展示行業領域內的先進技術和產品,凸顯前沿領域的重大突破和創新創業的成就成果,不過本次高交會上出現了一個小插曲。

在會上,一個名叫“小胖”的人工智能機器人突然發生故障,在沒有指令的前提下自行打砸展臺玻璃,最終導致部分展臺破壞,更為嚴重的是,該機器人還砸傷了路人。

毫無疑問,人工智能機器人是人制造的,其程序也是制造者控制的,所以,在造成損害后,誰研制的機器人,就應當由誰負責,似乎在法律上沒有爭議。

其實不然,人工智能機器人與人類一樣,是用“腦子”來思考的,機器人的腦子就是程序。產品可以追蹤屬于哪個廠家,但程序卻不一定能夠追蹤,甚至有可能是由眾多的人共同開發的,程序的產生可能無法追蹤到某個具體的個人或組織。

民事責任還相對容易追究,如果程序設計者故意設計程序漏洞,致人死傷,追究刑事責任的難度似乎更有爭議。

2018年3月28日,美國亞利桑那州一輛Uber自動駕駛SUV撞倒一名女性行人,導致其死亡。Uber的車輛當時處于自動駕駛模式,Uber后來發現,自動駕駛軟件在汽車傳感器檢測到行人后決定不采取任何制動。

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對這起事故的初步調查報告顯示,Uber的自動駕駛模式使Volvo工廠安裝的自動緊急制動系統失效。

一年后,就在大眾輿論快要忘卻這樁悲劇的時候,它有了最新判決結果,當地檢察官在一封信中稱,Uber在事故中負有刑事責任的指控“沒有依據”,事故視頻可能并未準確地描述車禍過程,需進一步調查。

無論調查結果如何,人類的命運都在不斷往復:100多年前,人類發明了汽車,馬車所代表的田園牧歌,就只能成為一曲挽歌;100多年后也是如此,從人類生活與人工智能相遇的那一瞬間,一切悲喜就已不可避免。(責編 呂斌 美編 劉曉瑩)

編輯:姚瑤

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京海策略 升利配配资 股票质押式回购 青岛啤酒股票分析论文股票分析论文 退市股票涨跌幅限制 浩广配资 期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最新a股市盈率 福州股票配资找象泰配资热情接待GO 中国一重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