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報社主辦
搜索
公告: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我們整裝出發! 法制日報社《法人》雜志總編輯致讀者
首頁 > 法人訪談 > 正文

中國企業家要抓住新經濟機遇 專訪胡潤排行榜創始人

◎ 文 《法人》全媒體記者 伍洲奇

2019年12月20日,財經頭條“2019全球經濟學家年會”在上海浦東舉辦。

受邀出席活動的胡潤,無疑是這場盛典中最活躍的一分子。一來到會場,他便被媒體記者和企業家們圍了起來,他興高采烈地舉起贊助方提供的紅酒,一邊朝著攝像鏡頭點頭微笑,一邊和嘉賓們說著地道的中國話。

自1990年來到中國人民大學深造,胡潤便與中國結下不解之緣,這似乎與他曾經的設想——在華奮斗幾年后便回英國做個中產的想法相去甚遠。從1999年推出中國第一份財富排行榜至今,胡潤排行榜以數據詮釋著中國的變遷。

“罵富”向“學富”的轉變

如果沒有胡潤,可能就沒有中國企業家的財富排行榜。

“這些企業家作為一個人群,我研究他們,每年發布一個榜單,算是給他們留下一個‘合影’。”2019年12月20日上午,胡潤告訴《法人》記者。當天,財經頭條作為主辦方,邀請了800多位財經領域的大佬,胡潤對他們其中一部分很熟悉。

1988年,胡潤還是一名18歲的學生,偶然獲得了前往日本留學的機會,留學后返回英國杜倫大學時,胡潤選擇了中文系。1990年大學期間,胡潤來到中國人民大學深造,從此與中國結緣。畢業后,胡潤從事了一段時間的會計工作。1997年,憑借中文優勢,胡潤從倫敦來到上海一家著名會計師事務所安達信工作。1999年,胡潤開始對上市公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利用業余時間和假期,查閱了100多份報紙雜志及上市公司的公告報表,竟然排出了中國歷史上第一份和國際接軌的財富排行榜。同年9月1日,胡潤回到英國,給英國《金融時報》《經濟學人》《商業周刊》《福布斯》等專業財經媒體發去了傳真,希望可以刊登他的這份榜單。

當時西方媒體從未刊登過類似的排行榜,最終《福布斯》同意與胡潤合作,共同“吃下這第一只螃蟹”。但誰也無法預料,幾年后,胡潤與《福布斯》分道揚鑣。

后來,中國國內媒體對胡潤排行榜的報道,讓“中國第一代富豪”曝光在了國內公眾視野中。“在這個過程中,中國人對富人階層的認識也在無形中啟發了我。”胡潤說,“最初中國人認為,有錢人都是靠關系致富的,但一批民營企業家白手起家拼搏的財富故事,改變了中國人對富人的看法。”中國逐漸由“罵富”向“學富”的意識形態轉變,胡潤也成為其中的受益者。

企業家要關注“ABCDEF”產業

“我的排行榜不會事先征得他們的同意。”這是胡潤的工作原則。他告訴記者,不管富豪們是否愿意上榜,他總是堅持發布。隨著排行榜發布的越來越多,胡潤在中國展開的富豪調查工作也受到了越來越高的尊重。1999年的胡潤百富榜,他本人沒有聯系過任何一位榜單中的富豪。之后,胡潤才陸續能夠與榜單中1/3以上的人見面,最終與全部上榜企業家取得聯系。胡潤告訴記者,他已經和很多企業家成為了好朋友。

諸多網友評價胡潤“充分了解中國國情和中國市場,抓住了社會轉型時期的公眾心理”,胡潤在富豪排行榜前加上自己的名字,更是形成品牌價值的精明營銷。

通過制作榜單,以及上榜人的社會影響力,胡潤逐漸在財富評價領域建立了個人品牌形象。以前很多中國企業家排斥富豪排行榜,也有企業家出錢買榜單排名,以制造“我很有錢”的假象,但胡潤排行榜的研究是獨立的,對企業家的財富調查也是獨立的。

當然,胡潤不但關注企業家的財富排行,更關心企業家的發展。最近,胡潤研究院剛剛發布了一個“全球獨角獸榜”,其中包含“ABCDEF”在內的新經濟產業,胡潤對《法人》記者說,“ABCDEF”即指人工智能(AI)、區塊鏈(Blockchain)、云(Cloud)、大數據(Large data)、電商(Electronic commerce)和金融科技(Financial technology)。“這些產業在中國屬于新經濟領域,在印度、歐洲、美國同樣也是新的。可以說,全球創業者基本處于同一起跑線,大家都在爭搶這個機會。我希望中國企業家也一定不要錯過,錯過了就再也沒有了。”胡潤微笑著總結說。(責編 王茜 美編 劉曉瑩)

鏈接

2019年12月20日,在財經頭條主辦的“2019全球經濟學家年會”現場,胡潤在上場演講之前,欣然接受了《法人》記者的專訪,以下為專訪實錄:

《法人》:自從你1999年發布首期“胡潤百富榜”,到2019年歲末,根據你的大數據統計觀察與研究,中國富豪的體量與數量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

胡潤:首先,我不是很認同“富豪”這個叫法,富豪嘛,更多的意思是消費型的,就是買豪華游艇啊、買酒啊這些,他們應當被稱之為“超級財富創造者”。

超級財富創造者,才是對地方政府有幫助的人,能夠帶來經濟增長和勞動就業的人。您所問到的中國超級財富創造者的數量和體量,截止到2019年,我的研究數量大概是1900多人,門檻在20億元以上。與1999年相比,的確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如今是5年前的兩倍、6年前的三倍、10年前的五倍左右。10年前,這個門檻以上的,大概只有三四百人。如今則1999年到2019年,這20年間,中國企業家的數量和體量呈現迅速增長。

《法人》:在全球經濟增速放緩的大環境之下,你對中國的超級財富創造者也就是企業家有什么好的建議?

胡潤:這是一個非常有特色的時代,特點就是隨著經濟的轉型,新的機遇都會出來,全球創業者都非常有活力,例如AI(人工智能)。

前段時間,我發布了一個胡潤品牌榜。品牌對于企業非常重要,例如餐飲行業,品牌可以占到它估值的50%左右。企業家要多關心品牌和專利,這才是企業的核心資產。

有很多人說,這段時間不適合投資和創業。一些奮斗了幾十年的傳統行業企業家,停頓下來,什么都不做,出去學習和旅游。例如我認識的廣東的一位企業家,他擁有一塊地,這塊地第二年就double(雙倍增值)了。

《法人》:中國企業家是你的研究對象,在新的十年即將來臨之際,你對他們有什么祝福?

胡潤:我真誠地祝福他們。同時,我希望他們抓住新經濟的機會,錯過了,機會就再也沒有了。但是對于那些傳統行業的企業家,可以考慮出去學習和旅游,這是個好的辦法。

編輯:姚瑤

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qq股市直播 股票涨跌主要看什么指标 期货配资平台 最新好股票推荐 钱龙配资 理财平台关闭后储户的钱怎么办 排名前十的股票配资平台 51策略赢 沈阳期货配资 点点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