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法人访谈 > 正文

罗立凡:互联网知产保护?#23548;?#32773;

□《法人》全媒体记者 李立娟

与罗立凡博士相约的采访时间是七月盛夏的一天,《法人》记者来到?#26412;?#20013;关村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总部,作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法律事务部总经理,罗立凡一如既往的低调儒雅,采访中,他向记者描绘了一幅“稳扎稳打”的奋斗历程。

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总部设于?#26412;?#22312;亚太地区有6个研发基地,分别在?#26412;?#19978;海、深圳、苏州、东京和台?#20445;?#24635;共有3500多名研发人?#20445;?#26159;微软在美国华盛顿州总部以外最大的研发中心。

采访中,罗立凡向记者详细介绍了?#32422;?#22312;微软法律事务部门的工作感受,尤其是在微软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所思所想。

从微软总部到微软中国

《法人》:从1999到2011年在微软全球总部任职,到回到国内,相比国外的法务工作,国内有哪些不同?

罗立凡:我认为主要有两点区别,首先是在美国总部的时候资源比较丰富,总部可能有比较细的专业划分。比如微软有超过1000人的法律团队,全球律师也接近1000人,分工都比较仔细,每一个律师都有一个定义好的部门或专业,每个人只负责这个方面的事务,如果是非?#32422;?#39046;域的法律事务,就推荐其他的律师或专家来负责。

但是在中国区,我负责法律服务的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有53500位工程师,在大陆就有4个研发基地,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研发方面的法律业务,还包括员工、相关投资公司等法律事务。所以需要学习管理不同的法律领域,有时也要寻求国内外专?#19994;?#21672;询帮助。

其次,美国案例法比较成熟,指导?#21592;?#36739;强。相比较而言,中国有大量的行政法规具有非常高的原则性,所以在中国要做好法务工作,要特别理解立法的初衷,理解政府和立法者的目的,通过和政府、立法者、学者、同行大量的?#20302;?#21644;交流,在理解的基础上,帮助公司做决定,才有助于业务的顺利进行。

《法人》:在微软知识产权方面的工作,有哪些印象最为深刻的事情?

罗立凡:2003年7月底,我加入微软新成立的专利授权部,成为主要初创成员之一。在此之前,微软通过多年专利保护方面的努力,被授予大量软件专利,但从没有为营利目的而?#20302;?#22320;授权专利和收取专利费。当?#20445;?#20844;司开?#23478;?#35782;到?#20302;?#30340;专利授权可以产生收入来支撑公司保护创新。在为公司产生效益的同时还可以让专利技术得到更广泛的应用,于是成立了专利授权部。后来微软的专利授权业务发展很快,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专利授权业务之一。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比尔·盖茨提出一个初始的专利授权项目计划,我发了一版供他审阅批准。由于初始的授权对象大都是微软的硬件合作伙伴,如何在保护微软知识产权的同时?#21046;?#34913;好合作伙伴关系是一个挑战。比尔·盖茨回了?#19994;?#37038;件,对?#19994;?#35745;划提了一些问题和建议。经过反复修改的方案最终被其评价为“great”。

2011年,?#19968;?#21040;微软中国工作,当时微软Azure公有云全球业务刚刚起步,我们也想?#30431;?#22312;中国落地。

我和同事通过对法律法规及政策的深入研究,提出通过和中国本地合作伙伴合作把Azure在中国落地的模式,并成功于2012年和上海市政府及合作伙伴在上海签约,2014年成功地将Microsoft Azure公有云及Office 365(由世纪互联运营 )在中国正式商用,成为在中国正式落地的第一个跨国企业的公有云,把先进的云服务提供给中国?#27809;В?#25105;为此感到自豪。

微软如何保护知识产权

《法人》:在微软工作的这些年,无论国内?#25925;?#22269;外,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罗立凡?#20309;以?#24494;软工作整整20年了,这么多年最大的收获是要以积极的心态,不断学习新的事务,无论是个人?#25925;?#20844;司,?#23478;?#19981;断?#35270;?#26032;的形态和社会变化。

5年前,微软现任CEO纳德拉上任后,推荐给微软所有员工一本书:《Growth Mindset》(成长型思维),他当时给员工说过一句著名的话:“Our industry respects innovation, not tradition.”一定不能将?#32422;?#22266;定在Windows、Office过去产品和思维模式的束缚中,要学习新的理念和思维方式,设想新的产品及应用,公司不能沉?#26434;?#36807;去的成绩中,要培养不断学习的终身性成长思维,才能不断地创新。

微软已经从过去?#32454;?#20445;护知识产权的闭源软件公司,转为现在的对开源软件最大的贡献者,包括开源Windows平台上的一些重要软件。

另外,锲而不舍也是?#20197;?#24494;软学到的最重要的精神。努力投入就会有回报,比如办公软件,开始我们的办公软件可能没有那么完善,但是通过多年锲而不舍的工作,我们的办公软件Office和云版的Office365多年保持了第一的市场?#21152;新省?#25105;们云计算Azure开?#23478;?#27604;较晚,优势也并不是很突出,但通过几年的努力,现在Azure处于全球公有云市场第二位,并继续?#25925;?#20986;强大的增长率。

《法人》:在大数据时代,知识产权保护面临哪些新的问题?

罗立凡?#26680;?#30528;环境的不断变化,以及技术的创新,知识产权保护现状也在相应发生改变。比尔·盖茨创建公司?#20445;?#23601;认为计算机软件应该被美国版权法保护,但当时并不被认可。许多公众认为,软件不应该被知识产权法律所保护,而应该是?#25105;?#20351;用。经过锲而不舍的努力,很多年以后,美国高院的一例里程碑的案例终于认定,软件也受著作权法保护,这一决定,成就了今天巨大的软件行业。

我刚加入微软的时候,大?#19968;?#22312;?#33268;?#35745;算机软件是否应受专利保护,后来又有了关于新兴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是否受保护及怎样保护的?#33268;邸?#22823;数据、云计算时代意味着很多算法并不是很?#35813;鰨?#20316;为竞争对手,进行抄袭可能会比较困难。所以造成现在的模式是:各个公司根据?#32422;?#30340;商业模式来建立?#32422;?#30340;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以保护?#32422;?#30340;创新发明,帮助?#32422;?#33719;取有利的竞争地位。

现在,微软很多软件已经是开源软件,这些软件的源代码是公开的,公众可以随意使用。另外,微软也提供很多专利在专利池中供客户挑选,作为防御措施使用。另外,我们云端客户利用微软云上的技术产生的发明创造可以共享甚至独享。

在云计算和大数据时代,很多重要的算法和数据都在云上,从某个角度来说,商业秘密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对一家公司而言,要从全?#25351;?#24230;?#21019;?#30693;识产权战略,包括商标、品牌、商业秘密、版权和专利的保护,通过整体IP资源的保护,综合考虑所有信息,定制制定符合本公司利益的模式。

数据保护应建立国际统一规则

《法人》:?#26434;?#22269;内的互联网公司来说,你认为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最重要的内容是什么?

罗立凡:从创业开始,公司第一时间就要考虑知识产权的保护,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去保护所有方面。作为创业公司,一定要考虑什么是核心竞争力,怎么保护?#32422;?#30340;核心竞争力。如果是发明,可能首先需要考虑申请专利。如果核心竞争力是大数据,那?#35789;?#35201;考虑如何保护商业秘密。所以,要在第一刻就开始考虑核心竞争力是什么,这样可以防止竞争对?#26234;?#26131;地抄袭、复制你的核心竞争力,避免造成比较大的损失。

这也是对投资人的一种保护,互联网公司投资人通常比较关心品牌、商标及专利的保护。

所以,公司从初?#35789;?#26399;就应?#27599;?#34385;,如何在一开始就让知识产权成为整个公司战略的一部分。

《法人》:作为互联网法律专业人士,在你看来,如何平衡好数据流通与保护个人信息、数据权利之间的关系?

罗立凡:现在国际贸易、全球化?#23478;?#20381;赖于数据流通,所以数据流通就成为全球贸易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同?#20445;?#20010;人隐?#25509;?#38750;常的重要,如今个人生活日益数字化,包括?#27809;?#30340;位置、财产信息、购买信息等个人数据的泄露,都可能暴露个人隐私,不法之徒则可能会利用这些数据和痕迹。

如何平衡数据流通与个人信息保护、数据权利之间的关系,这是个难题,各国政府都在尝试。比如?#35775;?#21457;布了《通用个人数据保护规范》(GDPR),就是个人隐私保护的一部比较领先的法规,作为跨国公司,我们也应该符合相应的规定。

在保护个人信息的同?#20445;?#25968;据也要?#35782;?#22320;流通。在某些领域管得过于?#32454;瘢?#24182;不利于技术的发展。一些信息在大数据、云计算之下也是非常重要的元素,如何利用这些数据在这些平台上进行开发、改变人的工作方式、提高效率、降低污染,都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政府?#28304;?#20063;做出?#21496;?#22823;努力,包括网络安全法中明确了个人数据的保护等内容,美国最近也在探讨专门的隐私数据保护立法。

我认为,隐私数据保护政策,最好是采用多利益相关方的观点。这样?#33268;?#20986;来的政策才比较有利于实施,而且更有利于各方利益的保护。

另外,各个国家之间要在?#32422;?#30340;立法基础上进行?#20302;ǎ?#26368;后建立数据流通方面多个国?#19968;?#32463;济体都能接受的一种规则,防止出现互联网分隔的现象。?#27604;?#36825;个过程可能会比?#19979;?#38271;,我个人希望不超过20年。(编辑 吕斌)

罗立凡介绍

1999到2011年在微软美国总部任职,担任过微软服务器和工具业务的专利副总法律顾问、微软知识产权授权部门总监、高级授权律师、微软Windows业务专利律师等职务。现任微软全球助理法律总顾问、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法律事务部总经理,全面负责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法律事务。

编辑:张凯华

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北京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3d直选复式投注怎么投 pc28加拿大龙虎和 11选5任5技巧 稳赚 古代三个骰子大小玩法 分分彩后二玩法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走势 北京幸运28投注技巧 3d规律土建 飞艇买大小单双稳赚